在这里了解 "永康"

自黑王妃想退婚_ 第六十六章 感情逐渐升温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11-23 22:51 标签: 笔趣阁
南朵熙小说自黑王妃想退婚 第六十六章 感情逐渐升温在线阅读。
    苏锦暄不发一语,泪水已经浸湿她的眼眸,她再也崩不住,躲到他怀里痛哭一场。

    而后,她随着他回到王府。

    两人一进王府大门,便看见刚被释放的颜落迎上来,下跪到两人面前。

    “你怎么还没离开?”贺承越紧盯着她,深深皱起了眉头,不解问道。

    “五殿下,颜落有一事相求。”颜落面向贺承越拱手,目色认真地开口。

    “何事?”贺承越此刻一脸警惕,生怕她别有用心,使阴谋诡计,他下意识将苏锦暄护到身后。

    今日在易楷的恳求下,他已经让人放了颜落,却不曾想她根本没有离开,反而转变了态度对他示好。

    “让颜落留在苏姑娘身边,守护苏姑娘安危。”颜落一脸真诚地自请道。

    “这恐怕不妥。”贺承越想都不想,直言拒绝,他还搞不明颜落居心何在,生怕她暗中使坏。

    “五殿下若是不答应,颜落便不起来。”颜落态度十分坚决。

    看着他们互相为难的样子,一直被贺承越护在身后的苏锦暄站了出来。

    虽然她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但总觉得她没有恶意。

    “这位姐姐,你快起来吧!地上凉,别跪着了!”苏锦暄上前,试图将颜落拉起。

    只见颜落迟迟不肯起身,非常倔强道:“五殿下和苏姑娘若是不答应,颜落便不起来,如今颜落已经无主,更是无处可去。”

    “你为何执意留在我身边?”苏锦暄疑惑地问道,为颜落的坚决感到惊讶。

    “颜落曾答应过世子,若有一日他不在了,定要替他好好守护您。”颜落一脸重情重义地应道。

    “所以,你是子遇哥哥的人?”苏锦暄瞬间面露惊讶之色,满心的不敢置信。

    “嗯,颜落曾是世子的暗卫,征战大胜归京前,因颜落已到议亲年纪,故世子归还颜落身契,放颜落自由,想让颜落寻一处好归宿。”颜落仔细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既是如此,你便不该留下,应该离京去寻一处好人家成婚。”贺承越冷声拒绝,他不想留任何隐患在苏锦暄身边。

    如今四面楚歌,危机重重,他必须尽最大努力清除她身边任何威胁。

    “世子于颜落有恩,颜落必定完成他曾经所托。”

    见颜落坚持至此,苏锦暄心软了,转头看向贺承越,求情道:“殿下,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这样您也无需担心我的安危,日后我找机会为她物色一门好亲事便是了。”

    她对颜落还是带有信任的,毕竟颜落看着不像在说假话。

    “将她留在你身边,本王才更担心你的安危。”贺承越一脸忧虑道。

    “你不相信她,还不相信子遇哥哥吗?”苏锦暄极力劝道。

    “五殿下若是不放心,这是颜落的身契和生死状,若颜落有二心,任凭处置。”颜落说着,从衣中掏出两张纸状递向贺承越,表明自己的忠心。

    她心里一直怀念那个男人,所以爱屋及乌,如今他不在了,她想要替他守住珍惜的一切

    为了他,她愿意倾尽所有。

    “殿下,您就答应吧,我瞧这个暗卫姐姐挺好的。”苏锦暄语气软软地恳求道,不停眨动期待的大眼眸。

    “你真的那么想留下她?”贺承越虽然仍旧不放心,但苏锦暄恳求至此,他不忍心再拒绝。

    他犹豫一会,还是上前接过颜落手中的身契和生死状,确认无误之后便收下,宣告道:“若你真想保护苏姑娘,那便尽心尽职,要是敢有坏心,本王决不轻饶。”

    “颜落定会尽心守护苏姑娘安危,不负世子与五殿下的重望。”颜落郑重地磕下了头。

    就这样,颜落成为苏锦暄的女侍卫,留在苏锦暄身边,时刻守护她的安危。

    贺承越没有食言,陪着她走过那些心存悲伤的日子。

    他陪着她去忘记那些抹不去的回忆。

    带着她出城散心,陪她玩遍京城好玩的地方。

    做她从前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甚至为了她学做糖人。

    日子过得飞快,她在忙碌中渐渐忘却悲伤,与他的感情逐渐升温,如今的他们不再像敌人,更多的是挚友情谊。

    随着立夏的来临,两人婚期也被定下,定于八月十六。

    对于这桩婚事,苏锦暄虽然仍旧不愿意接受,但却无力再去反抗,选择走一步算一步。

    她答应过贺承越,要学会成长,所以她不可再像从前那般为了退婚去任性胡闹。

    如今的她只能静观其变,用最理智的办法去应对这桩指婚。

    这一日,苏锦暄应召来到元景宫。

    一走到元景宫门口,便见着两名宫女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

    “这安晴可真够可怜的,昨夜又被皇后娘娘责罚了,今儿被罚去小膳房干重活。”

    “皇后娘娘似乎很不喜欢她。”

    “还不是因为她总想着攀上五皇子,五皇子也就是看上她的姿色,对她关照一些罢了。”

    “我听闻五皇子因为不满婚事,多次与皇后娘娘起争执,因此皇后娘娘便把气撒到安晴身上。”

    苏锦暄听得入神,面露惊奇,原来还有许多她不知道的内幕。

    她突然想起上回她不小心害得安晴打碎皇后交代送过去泰康宫的东西,而安晴当时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如今看来,一切便也说得通了。

    在宫中当差,不得主子喜爱,确实日子会很艰难,行事便也胆小谨慎。

    苏锦暄心中顿时产生一丝怜悯之情,为安晴感到可怜。

    就在她沉思的瞬间,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凌厉的女音,对着角落里窃窃私语的两名宫女大喝道:“大胆奴婢,竟敢在背后妄议皇后娘娘!”

    苏锦暄回头一看,是皇后的贴身大宫女秀芊。

    “秀芊姑姑饶命!奴婢知错!”两名小宫女连连跪到苏锦暄和秀芊面前,惊慌求饶。

    “自己掌嘴!”秀芊一脸严厉,对着两名宫女怒喝一声。

    两名宫女不敢违抗,立马在脸上自扇巴掌,那一声声刺耳的巴掌声听得苏锦暄心慌,她连忙出面制止:“行了行了,别罚太重了,教训教训便是。”

    秀芊则没有停止对这两名小宫女的责罚,转而对苏锦暄恭敬应声:“苏姑娘,这两名不懂事的丫鬟让您见笑,她们在背后嚼舌根,触犯了宫规自然要罚,否则传出去,有损皇后娘娘的威严。”

    “可她们刚刚所说是否属实?”苏锦暄心生好奇地问道。

    秀芊面不改色,选择略过她的问题,比出请的手势,开口道:“苏姑娘,不该问的,您就别问了,皇后娘娘还在殿中等着,您随奴婢来吧。”

    这元景宫的事情,她也不好管太多,只能让两名还在掌嘴的宫女自求多福,随后她按着秀芊的指示,走进正殿。

    一进殿门,她看见端坐在主位上,一身雍容华贵的皇后。

    苏锦暄上前恭敬见礼:“臣女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

    皇后见到她,瞬间满脸笑意,柔声开口道:“免礼!赐座!”

    苏锦暄规矩地坐上皇后所赐的位置,身子坐得笔直,不敢乱动,整个人显得有些拘束。

    “暄儿,近来可安好?”皇后例行询问一句。

    “回皇后娘娘,暄儿一切都好。”面对皇后,苏锦暄展露一副乖巧姿态,规规矩矩地回答。

    “自从你和越儿被赐婚,本宫都没能好好召见你,今儿得空,是该见见了,日后你可要常到本宫这儿,陪本宫说说体己话。”皇后面露一脸慈和笑意,对苏锦暄十分热情。

    “多谢皇后娘娘挂念,臣女日后会多来叨扰皇后娘娘。”

    苏锦暄见皇后之时,总是自带几分畏惧,虽然她自幼进宫经常接触皇后,但与她总归是疏远的,不似她见到皇帝和太后那般亲近自在。

    “那便甚好,你也是本宫看着长大的,本宫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对你甚是喜爱。”皇后不停地示好,试图笼络苏锦暄的心。

    “臣女多谢皇后娘娘厚爱。”苏锦暄始终不敢多说一句,显得有些拘束。

    下一刻,皇后命宫女拿来一批布料,对着苏锦暄笑道:“本宫近日得了一批好布料,觉着给你做嫁衣甚好,你自己挑挑,看看喜欢哪一块,这婚期将近,本宫也好尽早命尚衣局为你缝制喜服。”

    苏锦暄转头一看,发现抱着几匹布料进门的宫女竟是安晴,她似乎身子不适,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抱着布料的手不停颤抖着。

    苏锦暄一脸疑惑,回头看了皇后一眼,不明白她此举所为何意。

    皇后见苏锦暄一直没起身去挑选布料,缓声询问道:“怎么?暄儿不喜欢这些布料?”

    苏锦暄此刻心情复杂,不敢当场违抗,起身走到安晴面前,两人对视了几眼,她顿时感受到安晴略带惊恐的目光。

    苏锦暄无心挑选这些布料,只是粗略地看了几眼,正要开口。

    大殿门口便响起贺承越的声音:“儿臣还没进门,便听闻母后这儿好生热闹。”

    苏锦暄抬眼一看,是贺承越大步进门的身影。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